修水秋收起义纪念馆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人物传记 > 正文

没被授衔的多面手军事家何长工

时间:2013-08-20 17:41 来源:本网 作者:管理员 阅读:
  
  何长工(1900-1988),原名何坤,湖南华容人,自幼好学,崇尚“实业救国”,曾以“任它年华似流水,豪情依旧红似火”为座右铭。早年曾漂洋过海,到法国勤工俭学,在中共早期领袖周恩来、赵世炎等人的影响下,最终笃信共产主义,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在长期革命斗争中,他为我党我军做了许多开创性、奠基性工作:红军军事统战工作的奠基人;改造旧武装的第一个践行者;人民军队院校建设的开拓者;军事工业的创始人。何长工能文能武,上马带兵打仗,驰骋疆场;下马建军治军,纵横捭阖,堪称我军少有的多面手军事家。

  朱毛会师的“红娘”

  1927年7月,大革命失败后,何坤在武汉结识了革命巨人毛泽东。为了帮他摆脱反动当局的追捕,毛泽东根据何坤留学法国之前曾在北京的长辛店做过工的经历,特地为他改名为“何长工”,意为永远做人民的“长工”,这就是何长工名字的由来。不久,何长工追随毛泽东回湖南参加秋收起义,并为起义军设计制作了军旗,上面书写“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”,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上的第一面军旗。秋收起义失败后,何长工追随毛泽东进军井冈山,从此在毛泽东手下工作达八年之久。

  1927年10月,为联系朱德领导的南昌起义部队,壮大革命力量,毛泽东又找到刚刚上山不久的何长工,下达任务:打听南昌起义部队的下落,相机和邻近地区革命力量取得联系。

  10月5日,何长工领受任务后,化装成 “逃兵”模样,身穿一件破衣裳,脚穿一双破草鞋,背着两只小猪崽,向山下“逃亡”。刚到酃县沔都,就被当地反动民团抓住。何长工马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着说,父母年迈,自己不想当兵了,请求民团老总开恩,放他回家孝敬父母。民团团长信以为真,不仅放了他,还发给他一个通行证。就凭这张通行证,何长工一路畅行无阻,5天后到达长沙。到了长沙,他却从湖南省委那里听说南昌起义部队已经辗转到了粤北。在湖南省委的安排下,何长工坐轮船经武汉、上海,穿江过海,于12月中旬赶到广州,准备由广州坐火车北上韶关,正巧赶上广州起义失败,到处兵荒马乱,反动军阀四处抓人,北上火车不通。又过了十天,局势渐渐稳定下来,何长工才得以搭上火车,在夜间来到了韶关。

  到了韶关,何长工眼前还是一片茫然:朱德和他的部队到底在哪里?疲劳之余,何长工只好暂时找个旅馆住下,洗个澡。就在澡堂,何长工遇见了滇军范石生部几个军官,听见他们在谈论:“王楷的队伍到犁铺头了。听说他原来叫朱德,是范军长的老同学。”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!经过两个多月的苦苦寻觅,何长工竟然在澡堂中打听到了朱德部队的确切下落。他抑制住心中的兴奋,匆忙奔出澡堂。这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了,他顾不上天黑路远,向西北方向的犁铺头跑去。

  天道酬勤,何长工一路急行四十里,天亮之前终于到达犁铺头。在犁铺头,何长工不仅见到了朱德,还遇到曾在洞庭湖一起共事过的老战友蔡协民、在留学法国时就相识的陈毅,气氛显得格外亲切。

  朱德了解到何长工的来意后也非常高兴:“好极了!从敌人报纸上看到了井冈山的消息。我们跑来跑去,也没有个地方站脚,正要找毛泽东同志呢,前些天刚派毛泽覃同志到井冈山去联系了。”

  第二天,朱德写了封信,让何长工带回井冈山交给毛泽东。于是何长工又换上一套西装,摇身一变,装成教书先生的模样北上井冈山。

  何长工回到井冈山不久,轰轰烈烈的湘南暴动就爆发了。湘粤两省敌人,立即出动大军“会剿”。1928年3月上旬,毛泽东率领井冈山仅有的两个团向湘南行动,支援湘南暴动。毛泽东带着秋收起义部队改编而成的1团作为左翼,何长工率领由王佐、袁文才绿林武装改编的2团作为右翼,南下增援。

  2团出动不久,就在资兴附近遇到湘南起义军第七师,然后合军向朱德的总指挥部所在地郴州开进。这时,何长工得悉湘军何键的部队已经直逼郴州,又写了一封信,插上鸡毛,交由地下交通员连夜快马传送到郴州,建议朱德迅速撤出,免遭南北夹击。2团则边打边向北撤,在资兴附近碰到陈毅率领的部分起义部队,得知朱德可能带着主力部队已经北撤了。

  当2团快接近酃县的沔都时,侦察员回来报告说:朱德同志带领队伍已经到了沔都了!何长工三步并成两步跑进街,果然碰到了他朝思暮想的朱德。一见面,何长工就风趣地说:“我们拚命向南打,想不到你撤得这么利索。”朱德笑眯眯地回答说:“你们的行动,直接掩护了我们的撤退。”

  4月28日,朱毛两部革命力量终于胜利会师,不久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4军。毛泽东的部队有灵活的游击战术,朱德的部队有正规军的底子。经过何长工的往返穿梭,二者一会师,井冈山的星星之火顿成燎原之势。

  改造旧部队的行家

  1928年1月,何长工在犁铺头完成联络朱德部后返回井冈山,刚到遂川,就接到毛泽东交给的一项特殊任务:担任王佐部党代表,团结和改造王佐部队。

  王佐,早年在井冈山占山为王,是个杀富济贫的绿林好汉,和山下的袁文才,一武一文,珠联璧合,牢牢控制着井冈山。毛泽东领导的起义军进军井冈山虽然得到二人的初步配合,但是要想在井冈山发展,还有许多工作要做,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改编王佐、袁文才的部队。

  毛泽东在信中专门提醒何长工:“王佐虽然有正义感,但文化低,疑心重,很担心我们吃掉他那百十杆人枪。做他的工作,困难很多,但是,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啊!希望你先去做他的‘长工’,尔后再做他的党代表,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!”

  毛泽东的信任和重托让何长工感到信心百倍。第二天清晨,何长工只身一人,西装革履,跋山涉水,朝王佐自称为“司令部”的驻地――茨坪赶去。

  何长工初来乍到,处处谦逊礼貌。山大王也以礼相待,三天一小宴,五天一大宴,山珍野味让何长工吃了个够。

  头一天喝酒,王佐对何长工身上的那件西服很感兴趣,问何长工:“我做了多年的裁缝师傅,也没见过这样一件上头开叉,下面开丫,中间只钉一粒纽扣的衣裳呀,古怪,真古怪!这叫啥子衣服?”

  何长工乘机将自己的经历告诉王佐:早年远渡重洋,求学异国,回国后立志革命,参加秋收起义,受命南下广东,联络朱德的部队,沿途为了方便,才穿上这件从法国带回来的西装……

  王佐听后,更觉得有些稀奇:共产党的队伍里还有漂洋过海的人,而且还能如此襟怀坦荡?他也将自己上山入伙、扯旗造反、死里逃生的经历和盘托出来。谈话开始投机了……

  但王佐对何长工还是充满戒心。他暗地里交待心腹:毛委员是可以相信的,但这位何代表也许是来拆我们台的,谨防黄鼠狼给鸡拜年,稳妥一点为好。第二天早上,王佐以“司令部”不安全、读书人安静惯了为借口,领着何长工到远离“司令部”的东山脚下那草棚里单独住下,还特地为他派了四个剽悍的“勤务兵”。

  何长工深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于是将计就计,整天神态自若,无所事事,有时候会到老表家窜门或找“勤务兵”聊天。几天下来,他终于知道:王佐不仅是一条威武不屈的汉子,还是一个出了名的孝子。他决定先从王佐的老娘身上着手做工作:整天帮王母扫地、劈柴、挑水……替她抱小孩、讲故事、拉家常,亲如家人。

  王佐的母亲见何长工如此谦逊随和,也解除了思想上的“警戒”,逢人便夸:“何代表是个好人,跟他交朋友,才是正经呢!”

  不久,何长工又和王佐的两个心腹套上了近乎。他俩也在王佐耳边美言:“老何这个人待人诚恳,有学问。”其实,连日来,王佐自己也没闲着,一直在暗地观察何长工,觉得这位潇洒的代表不像是来拆他台的样子。老娘的规劝,心腹的进言,自己的观察,使他渐渐地明了:毛委员可信,他派来的代表也不赖。于是他决定,请何长工给他的部属教唱革命歌曲,帮助他操练部队,并对何长工说:“你如果能把我的兵练得像你们革命军一样,我就服了你!”

  从此,何长工的工作走出了低谷。他住进了王佐的营地,按革命军的章法,在大井精心操练这支起源绿林的武装。队伍士气日益高涨,王佐自然高兴。
 何长工还了解到,盘踞在桐木岭下的反动民团的头目尹道一是王佐的宿敌,一提到此人,王佐就义愤填膺、茶饭难咽。何长工又请示毛泽东,调来一排工农革命军配合王佐消灭尹道一民团。王佐听说后喜不自胜,拍腿叫好。

  经过何长工一番精心策划,一天清晨,王佐的队伍倾山而出。王佐先率一部突然袭击民团团部,一阵乱枪后掉头就跑。尹道一不知是计,穷追不舍,冲进何长工布下的伏击圈内。不消一个时辰,民团被打得落花流水,尹道一身首异地。

  这一仗,使王佐心里乐开了花。他一连数日与何长工开怀痛饮。何长工趁热打铁,向王佐提议将这支武装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2团。王佐此时对何长工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,当即应允。

  1928年2月中旬的一天,春光明媚,宁冈县大陇朱家祠前,王佐、袁文才的两支地方武装升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1军第1师第2团,王佐被任命为副团长兼2营营长,何长工为团党代表。第2团成为创建和发展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一支劲旅。

  1928年4月,朱毛会师井冈山,朱毛两部合编为红军第4军后,经红4军政治部主任陈毅提议,两支部队进行干部交流,以增进团结。何长工被派到由南昌起义部队改编的红28团担任党代表。

  1928年10月中旬,何长工率28团一个营到湖南桂东一带活动,碰到湘军一个连,当即将其缴械。经了解,该连隶属湘军某团2营,营长毕占云是四川广安人,在四川时和朱德、陈毅有一定来往;士兵也多是四川穷人子弟,对红军优待俘虏的政策也有一定了解,又听说四川老乡朱德、陈毅在红军当大官,很想投奔红军。何长工迅速将此情况向毛泽东、朱德和陈毅汇报。红4军决定将全连放回,争取毕占云弃暗投明。何长工一边杀猪宰羊招待该连官兵,一边向其阐明红军的俘虏政策,表示欢迎白军士兵随时调转枪口,走上革命道路。两天后,何长工将该连连人带枪全部送走。不久,何长工又和陈毅商量,给毕占云去信一封,大意为:“湘军本是地方杂牌,蒋介石让你们进攻红军,其实是想借红军之手消灭你们,望你们早日醒悟,红军军长朱德是你老乡,随时欢迎你率部弃暗投明。”毕占云收信后第三天,即率部在桂东起义,开赴井冈山,改编为红4军特务营。10月底,国民党军官张渭在袁州又带领一连官兵起义,改编为红4军独立营。

  毕占云、张渭率部起义,人数虽然不多,政治影响却极为深远。为加强对毕、张两部的改造,陈毅建议让对改造王佐部有经验的何长工负责改造新起义部队。何长工当即表示:“三山五岳的山大王我都改造过来,如果连这两支部队都改造不好的话,说明我没本事。”何长工认为,起义士兵大多是抓来的壮丁,成份较好,旧习气较浓,特别爱吸鸦片,因此改造起义部队首先从戒烟开始。何长工自告奋勇担任红军戒烟所所长,开始让起义官兵逐渐减少吸食量,然后偷梁换柱,以香烟代替鸦片,同时开展丰富多彩的群众性娱乐活动,丰富官兵精神生活,最终使起义官兵精神面貌焕然一新。

  1929年1月,红4军向赣南进军,特务营和独立营又改编为第2纵队,成为一支坚定的红军主力部队。每当忆此,何长工也颇为欣慰:“毕占云这个营可是第一批的起义部队,改造这支部队是我军改造旧军队的最先经验。这个经验确是中外战争史上空前的。”张渭后来在红军出击赣南途中英勇牺牲,九死一生的毕占云于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。

  1931年12月,国民党第26路军在宁都起义,被改编为红5军团,何长工又被抽调到5军团担任红13军政委,再次将起义部队成功改造为一支劲旅,为人民军队的发展壮大作出了巨大贡献。

  骁勇善战的名将

  1928年底,在红5军和红4军会师井冈山后,粤湘赣三省敌人调集大军“会剿”井冈山。毛泽东决定实施“围魏救赵”的策略,以红4军主力南下,执行机动作战任务;红5军和红4军32团一个营(王佐部)留守根据地。红5军军长彭德怀向毛泽东提议,28团党代表何长工留在井冈山担任宁冈中心县委书记兼32团党代表。

  彭德怀考虑主要有二:一是彭德怀率领平江起义后的红5军进军井冈山时,国民党调集重兵在江西莲花一带围堵,是何长工率领部队星夜接应,在彭德怀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;二是何长工对井冈山地形、人情比较熟悉,特别是对王佐部比较熟悉,在当地军民中间威望很高。

  毛泽东同意了彭德怀的提议。1929年1月14日,红4军主力南下后的第二天,井冈山显得格外冷清,数万敌军正向井冈山逼近。红5军兵单将少,只有七、八百人,又是客军,群众基础薄弱,能否守住井冈山,彭德怀心里并没有多大的底。当天,彭德怀主持召开红5军军委扩大会议讨论应敌方略。红5军一些同志想追寻红4军,王佐的部队却不愿意放弃自己的老家。会议一直开到深夜,也没开出结果。彭德怀不得不把目光转向了何长工。看到彭德怀信赖的目光,何长工胸有成竹地说:“湘粤赣三省敌人虽然多,但彼此矛盾重重,劳师远征,后勤补充困难,不利长期作战。红军虽少,占尽天时地利,特别是有王佐一营人马,熟悉井冈山地形,打起游击战来,得心应手;只要根据地军民一心,坚持一个星期,敌人必将主动退兵。”听了何长工的发言,彭德怀决定分兵把守井冈山各隘口。

  1月17日,八面山、黄洋界阵地前的敌人已是黑压压的一片,有两师之众。红军守军名义上是两个大队,实际不到两个连。到28日,敌军已经相继攻陷黄洋界、八面山阵地,兵峰直指根据地腹地——茨坪。在此紧要关头,彭德怀决定率红5军下山寻找红4军,结果在南下途中遇伏,部队损失近半。

  红5军下山后,井冈山立刻陷入一片火海之中。何长工理智地将剩余部队带入深山老林,以班为单位,分散游击,“打得赢就打,打不赢就跑,跑不赢就绕,绕不赢就化(化装)”。国民党集中十几个团大举搜山,却找不到红军的影子。一到晚上,红军就像幽灵一样从各个角落冒了出来,打几枪就跑,弄得敌军草木皆兵,经常相互打枪放炮以壮胆。

  随着井冈山气候越来越冷,大雪封山,井冈山的每一个游击队员都面临着生死考验。何长工告诉战友们:“这是一场毅力的对抗赛,敌人有吃的,有穿的,但肯定比不过我们。”没有吃的,何长工就和战友们剥树皮,扒雪挖竹笋,偶尔碰到野味也不敢开枪,避免暴露目标。

  何长工的预言是对的。敌人的日子更不好过,虽然他们住得比红军好,吃得比红军多,最终还是在这场毅力对抗赛中败下阵来。1929春,蒋介石和桂系军阀火并,粤湘赣三省的各派系军队都卷入进去,纷纷向井冈山下达撤军命令。在井冈山受尽苦头的“会剿”军如获大赦,夹起尾巴就想一口气跑回自己的老窝。上山容易下山难。何长工和战友们当然不会轻易放过这帮在井冈山烧杀抢掠的坏蛋,一声令下,井冈山军民齐追击,打得敌人争先恐后逃窜。

  井冈山军民大获全胜,仅缴获的枪支就达3000多支,背都背不动。红旗重新飘扬在井冈山的大小五井。国民党的报纸纷纷报道:“一股恶匪何长工又重新盘踞井冈。”

  1929年5月上旬,红5军回师井冈山,在何长工的大力鼓动下,大批青年纷纷参加红军,不久就恢复到七、八百人,编为第4纵队。何长工和王佐部改编为第5纵队,也纳入红5军建制。此后,何长工率领第5纵队单独出击鄂东南,横扫大治、阳新、通山三县,部队迅速壮大到一个军,后来升为红8军,纳入红3军团建制。

  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,何长工和彭德怀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。1930年7月下旬,红3军团攻下长沙后,军团长彭德怀没有进城,率领红5军追击敌军,让何长工率领红8军进城善后。长沙是素有鱼米之乡的湖南省省会,钱粮弹药多得不可胜数。把善后工作交给何长工也是彭德怀对何长工的充分信任。

  军队院校建设的开拓者

  红军时期,何长工活跃在军事工作的各个领域,当过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和红军大学校长,建校有方;当过红军政委,治军有略;当过粤赣军区司令,作战有功。说他是红军元勋一点也不过分。毛泽东对他非常赏识,中央军委书记、红军总政委周恩来也认为何长工是个能文能武的全才,屡屡委他以重任。周恩来在视察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时当面表扬:“这个军校比黄埔军校办得好!”1934年春,中央红军第5次反围剿进入最紧张阶段,周恩来特地任命他为粤赣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,镇守中央苏区的南大门。何长工以一师的地方部队与十倍于己的粤军周旋达半年之久。粤军在损兵折将之后被迫主动向红军伸出橄榄枝。1934年10月,周恩来又派何长工与粤军举行秘密军事谈判,达成互不侵犯协定,大大减轻了红军长征的军事压力。

  长征结束后,何长工长期从事军队院校教育事业,为人民军队做出卓越贡献。

(责任编辑:丁辉丽)

顶一下
(4)
80%
踩一下
(1)
20%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